割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割炬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波兰前副总理希望中国拯救欧债危机的想法很愚蠢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2:54 阅读: 来源:割炬厂家

波兰前副总理:希望中国拯救欧债危机的想法很愚蠢

2011财新峰会于2011年11月11-12日在北京举行,本届年会由财新传媒主办,主题是:中国与世界-寻找真实的成长。东方财富网全程直播此次峰会,以下是华沙大学经济学教授、波兰前副总理格泽高滋·科勒德克在“拯救债务危机”讨论中的部分发言实录。  格泽高滋·科勒德克:非常高兴能够有机会来到这里。刚才已经提到,我是华沙大学进行经济学研究的教授。我以前在政策制定也做了很多工作,因为之前我任波兰副总理,根据我自己的经验,这样的管理以及重组而言,不知道你们是否记得66亿美元的交易,是1994年9月份所建立的一个协议,主要是购买波兰政府发债,主要是来拯救波兰当时的一些银行。当时从政治的角度上来说,我们走向自由经济的确是政府比较胆大的一个做法。我们债务的问题怎么解决?我们一定要有一个长期发展的战略才能解决,而这个长期发展战略应该建立在合适的目标设定就是经济发展的目标怎么去设计的基础之上。目前欧债危机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呢?不仅仅是欧债危机,还包括在一些国家里公共债务绩效非常差,一个国家甚至还希望能够通过改变利率、汇率或者其他的一些方法来解决目前的一些问题。谁来解决这个问题,怎么去解决,来中国就行了吗?这是非常短视的愚蠢想法。中国的外汇储备是3万多亿美元,越来越多的其他货币也开始在外汇储备中占更大的份额。  我们也知道目前的状况在美国和其他国家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现在美国有14万亿美元,其中欧盟的一些国家中越来越不能够持续,这的确是从政策的角度上需要解决的。一些国家包括从美国开始,现在已经不能够用现有的手段生活,其他的国家也是如此,不能超越目前的供应和物资基础来过度的消费和生活。他们需要来提高税收来增加收入,税收从穷人那里很难征,因为他没有钱。所以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包括从国际社会的角度上来说,支持改革的这些国家也在讨论,包括媒体也在不断的讨论,包括对希腊也好、意大利也好,甚至还包括一些3A评级的国家,包括法国和其他的一些国家。  我也觉得不太有可能用其他的方式,如果把这个国家的生活水平降低的话,这也不是一个解决方案,因为比较把这个债付掉,因为把这个负债支付掉最主要的方案是什么呢?你需要来考虑资金的来源,你不能说利用中国的顺差来解决这个问题,你在美国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不要试着这么做,这是太蠢了,你把这个金融体系需要进行监管,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需要做出承诺来监管金融市场。也就是说,财务的基础要慢慢的积累,但是不要对私有部门的一些创业者造成伤害。要提供一些补贴。提高税收也好,增加收入也好,尤其在美国目前的美国大选、法国大选等等,还有议会,德国的议会大选等等。这些都不能改进宏观经济的控制,尤其是从长远的角度上来说。  最终我们是需要来采取措施的,我们整个生产的全球产品是750亿美元的商品,但是整个世界也是在不断发生变化,因为我们在这里讨论是技术上的变化出现了重大的转移,除了金融中心的转移之外,对于未来潜在的增长也在发生不断的转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这个危机不是生产方面的危机。金砖四国也好或者其他一些国家也好,包括波兰,在波兰是2009年唯一没有经济衰退的欧盟国家之一。全球在不断发展,整个的财政基础却没有发生变化,没有增长。  如果你想真正了解目前危机的本质,它不仅仅是一个危机,它是一个系统性的结构上的危机。你需要利用政府、国家的一些干预措施作为手段进行干预,应该从金融领域开始,不仅仅是生产上的产出,包括贸易,我们看到中国被认为是出口大国,当然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有一些问题的症状已经出现,像中国也好、波兰也好,我们还没有衰退,但是已经有很多问题的症状出现。如果不继续采取措施的话,最终将会引发比较大的麻烦。假定在中国出现问题的话,比如财政预算,政府需要采取措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如果你在欧洲欧盟出现危机,谁来解决这个危机呢?是萨科齐,是7国还是20国呢?这样的机制下,有时候决策就不能快速做出,很多措施就会被拖延。很多欧盟国家都不如北京这么大,但是我们有时候欧盟在做决策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因为我们决策的过程非常缓慢,法国也好其他一些国家也好,银行最终将要为这个危机买单,这样才能受到教训,而不应该让消费者来付这个教训的代价。国家不能利用纳税者的钱来拯救这些银行系统。包括在一些国家没有经济衰退的国家也是如此。  最后关于价值也好、意识形态上的危机也好,这是一个基本的问题,在中国也是如此,在美国的确是如此,在西方也是这样。经济的目标是什么?是GDP的最大化,或者是投资资本的最大回报或者是促进竞争还是什么呢?美国也好、欧洲也好,最终的经济活动的目标是什么?这些价值需要发生变化,我们要解决价值的问题。因为这都是有相关性的。在同时发生很多的事情,不仅仅是财务上出现危机,包括社会、经济、文化都出现了危机,我们要采用建设性的方式,同样要包括国家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也会带来很好的未来。  我们要沿着这个三角往前走,这也受到三点的限制:一是价值、二是机制、三是政策。价值就是我们想通过民主化采取经济性的行动,如果说贪婪是好的,但是未来可能是坏的,如果社会的协调、社会的和谐现在是好的,但未来可能变得更好。我觉得未来究竟会怎么样,现在还并不清楚。机制的行为,我们必须要看一下,我们如何采用渐进性的方式,中国也在过去的20年当中渐进式、果断的改变过去的机制。你究竟是想获得成功还是想摆脱危机?这就是比较好的比喻,人们会说这是市场上看不见的手的力量,这是政府的力量。这个危机不仅是金融危机,同样也包括其他政府的危机,要想得到解决的话,就必须要对于全球经济进行机构上的重新调整。因为我们必须要找到协同一致的方式。全球化导致了相互依赖性进一步增强,甚至成为全球经济体,在这当中中国发挥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全球治理的话,如何才能管理相互依赖的全球经济呢?如果没有全球政府和全球治理的话,我们需要进一步的建立全球政府,这属于一个乌托邦的梦想。我们的确需要全球治理,这样能够更好的执行统一的政策。上周在20国集团的峰会上,本来我们可以实现自己的目标,每个人都在说自己的问题,英国首相卡梅隆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支持英国的利益,如果中国总理去参加会议的目的是支持中国的利益,我们就会变成一团糟的状况,实际上中国、英国和其他的国家都是这样。另外是政策,政策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如果不能够改变机制、价值,是没有办法通过政策来解决问题的。我们将会出现有过多的流氓国家,过多的政策干预等等。我们将没有办法取得出路。  顺便说一下我自己新写的一本书,欢迎大家去读我这本书,这个书在今天下午四点会有一个签书会,大家如果愿意的话我很乐意给大家签名,这个书名是《真相、谬论、谎言,多变世界当中的政治和经济》,当然问题是取决于在现在的世界当中以及未来的世界我们是否能够有可持续的、准确的可以持久的社会经济的发展。因为毫无疑问,我们多数人都很年轻,我们想要实现市场经济,不管是在中国、波兰还是在其他地方,我们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市场经济主要是指资本主义的经济,它的目的就是要能够实现这个市场的优化。任何一个市场经济都会造成危机,如果我们知道,危机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我们可以采取一些预防性的措施,降低危机可能会带来的破坏性的后果。由此,危机的后果将会低于这次的这场大危机,因为这场大危机已经造成很多的问题。幸运的说中国面临的问题没有世界其他国家那么多,危机主要的特点是发达国家,因为他们的生活方式是不可以持续的,他们也不能够完全指望中国的帮助,他们必须要自己解决问题,能够更好的执行财政的政策,进一步的减少开支,扩大利润,并且要能够扭转经济恶化的趋势。  的确我们是有一条出路的,毫无疑问,我们的历史并不会就此结束,世界末日也并不会就此到来。谢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