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割炬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个平行的空间-【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59:33 阅读: 来源:割炬厂家

在我们住的留学生公寓的第三层的走廊里挂着有一些画,其中有一幅叫做“三个平行的世界”,是个说不出是什么派别的不知名的画家画的,听说已经死了。这幅画画的是三个扭曲后连接在一起的空间,分别是过去、现在和未来。在每个扭曲了的空间中都伸出一个扭曲得不成样子的人头,似乎想挣脱黑洞无穷的引力,看起来挺玄的。

不错,一切事情都是围绕着这幅画发生的……

我的大学是一所建于四百多年前的历史悠久的学校,而这里闹鬼的历史也同样久远。这里只要一到夜晚,校园里就一个人也没有,每个房间都紧锁着门窗,大家就像在躲避瘟疫一样。这当然是有原因的,据说我们大学的前身是个德国王子的城堡。王子一次与另一国开战的时候输得一败涂地,只能死守在城堡里,并且下令不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出城。结果一个怀着侥幸心理的士兵居然潜出城外与情人幽会,谁知被敌军侦察兵逮了个正着,严刑拷打之下那个怕死的士兵只好把城内虚实一一说出来。最后城堡被攻陷,敌军屠城三日,所有人都被杀光了。那个德国王子也被处以斩刑,他临死前立下诅咒,以后凡是夜晚在这座城中游荡的人都不得好死。

于是这里的学生就流传着一句话:“晚上无论如何要呆在宿舍里,不要乱跑!”这已经是不成文的规定了。以前断断续续有些“不怕死”的家伙跑出去,最后都离奇死亡。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是在1899年,当时有个叫佛里克的学生和一个有钱的室友打赌说,如果他能在外面过一夜平安回来就输给他100英镑。他还真的去了,结果再没有回来过。后来一天早上其中一个室友就发现他的脑袋被钉在墙上,当场就吓死了,另外两个也变得疯疯颠颠的。从那以后就一直没人敢逞英雄了,因此校园里平静了一百多年。

但是到了最近,不可思议的事情又发生了,而这次,我居然也被牵涉其中。

一佩雷斯的失踪我的房间总共就只有三个人。佩雷斯,朴东植,还有我。佩雷斯是个幽默有趣的西班牙人,踢得一脚好球,他和我一样,相当地崇拜劳尔;朴东植来自美丽的济州岛,电脑编程和cs是他的看家本领;我嘛,只是个纯朴的东北小伙子,不高,但很壮。

一天晚上,我们三个人正在闲聊。突然佩雷斯站起身说:“不行,我得去弄包香烟。”说完就要往门外走。他这一突然的举动着实让我和朴东植吃了一惊。“不要,这是忌讳!这里一入黑就变得很邪门,你还是忍耐一个晚上吧!”朴东植叫道。“是啊,况且这么晚了你上哪去找烟啊?”我也帮着劝道。“得了吧伙计,你们相信那些吓唬小孩的鬼话吗?我们都是成年人了,都受过高等教育,难道你们就不能‘唯物’一点吗?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抽过了,好难受!说实在的,我倒希望碰上鬼,让我那快‘生锈’的左脚踹扁他那没肉的屁股,哈哈!”不等我们回话,佩雷斯就嘻笑着一溜烟地跑了出去。“他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这次准要出事的!”朴东植叹了口气,一副末日将要来临的痛苦相。“我想应该没什么事吧,像他这种人,鬼见了都怕。”我口是心非地安慰道。我一向是很敬畏神鬼的,小时候奶奶就经常教育我,即使你不信,也不要拿它开玩笑。

鬼是一股能量,你越是怕,它的力量就越强大。

我和朴东植一言不发地坐着。我多么希望佩雷斯能够安然无恙地回来。可是等了很久还是不见他的踪影。“要不我们出去找找吧?”我说。“不行,我不想趟这道浑水。反正劝也劝过了,要出事也是他自己的责任。”朴东植冷冷地道。他也太不够朋友了,我正想责骂他几句,这时有人敲门了。“好极了,他回来了!”我高兴地叫了出来,正要冲去开门,朴东植却把我拦住了。“别急,还不知道是不是他呢,说不定是只僵尸,不要随便开门!”他故意压低了声音,一副“反恐”专家的样子,看起来真让人又好气又好笑。“谁啊!”朴东植警惕地问道。“我啊,快开门!”门外是熟悉的佩雷斯的声音。“好了,别闹了,‘自己人’!”我再也忍受不住朴东植那紧张兮兮的样子了,一把将他推开,然后开了门。“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啊?我们以为你出事了,正想出去找你呢。”我问道。“怕什么?我这不好好的吗?我早就说那是骗人的,哪来那么多鬼?哎,我找了好久才找到7-eleven.说来好笑,那售货员知道我是这里的学生后吓了一大跳,钱都不要就把烟给了我!”佩雷斯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不过我倒是见到了件怪事。我们这层不是有张画叫什么‘三个平行的世界’吗?画里不是有三张脸吗?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有一张不见了。”“什么?有这种事?”我半信半疑地问道。“看见了吧?出事了。”朴东植又摆出那副讨厌的神情了。不过,我心里也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是不敢冒险出去看,所以只好等明天了。

第二天一早,我便走到走廊里去看个究竟。果然,画中的其中一张脸“消失”了。用“消失”这个词一点也不夸张,从画的表面上看绝对没有被碰过的痕迹,因此不可能是恶作剧。假如是恶作剧,那么那个人的水平也太高超了,而且动机是什么?看来只能是超自然的力量了。也许正如朴东植所说的,要出事了。

佩雷斯的“事迹”一天之内就在学校里传开了,他是学校自从传出“闹鬼”以来第一在夜晚敢外出而且没有遇到“麻烦”的学生,大家都把他当成了英雄、偶像。他所到之处,同学们都报以热烈的掌声。学校电台甚至请他做了个特别专访,讲述他外出的感受和见闻。这一切弄得佩雷斯美了好一阵子,天天都在宿舍炫耀他的经历。但是他被采访的时候竟然没有提到那副画,看来大家对他的吹捧已经令他忘记了这件事,大家也似乎没有注意到那张画。然而,我心底里的那股不祥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了。“佩雷斯,最近你还是小心点,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我不安地说。“好了好了,会发生什么?你看我现在不是活生生地在和你说话吗?你们这些东方人就是爱故弄玄虚。听我说吧,‘幻想能救人,也能害人’”

歌德也确曾说过:“除了我们这个现实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幻想的世界,而且后者似乎更有力量,大多数人都生活在那里。”然而,这是幻想吗?我也希望是。

之后风平浪静地过了几天,似乎一切都恢复正常了,每个人都放松了保持了几百年传统的警惕。其实恐怖的事件正在酝酿着。

厄运是个深不可测的宝藏。

——巴尔扎克

果然有一天,佩雷斯上完课后就没有了踪影,之后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学校报了警,但是警方没能查出什么,也找不到迹象显示佩雷斯是死了还是活着(通常在牵涉超自然的案件中,警察的作用几乎是零)。我特地向警长说了画的事情,他看了画却不以为然地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想象力就是强!这副画能和他的失踪扯上什么关系?”哎,警方对于超自然总是抱排斥的态度,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谁都没真正见过鬼,只是一种信仰罢了。佩雷斯的失踪让宁静的校园又一次陷入了恐慌,大家觉得宿命是没有办法被打破的,每个人都在讨论这起失踪事件,各种各样的猜测在校园里流传着。同学们甚至认为我和朴东植也难逃劫数。生活在恐惧的气氛中真是令人窒息。

忽然有一天,我和朴东植在收拾佩雷斯的东西的时候从一本书里掉出了一张署名为“p凯瑟琳”的卡片,上面写着:“你很勇敢宝贝。不过我希望你能再做一次,假如你做到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今晚12点,你站在女生楼前面的中央花圈。我能在窗户里看见你的!”“佩雷斯的失踪一定和这张卡片有关!”朴东植又摆出了一副侦探的姿态,但是这一次,我绝对同意他的看法。“不错,把这个告诉警察吧。”我说。“算了吧,让警察代劳还不如我们自己查。而且警察也帮不上什么忙了。你不记得那天警长是如何反应的吗?”朴东植摇了摇头。“奇怪啊,现在你怎么又愿意趟这浑水了?”“并不是我想的,我是被迫这么做的。”朴东植一脸的无奈。“你这是什么意思?”朴东植的话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跟我来!”说着,朴东植便拉着我的手把我带到走廊——那副“三个平行的世界”的画面前。“你看!”朴东植指着画说。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本消失的那张脸又“回来”了,但是中间的脸又不见了。“怎么会这样?那张脸不是不见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我惊奇地问道。“不是回来了,你仔细看看,这张脸是谁的。”我又再仔细端详了一遍之后差点没吓昏过去!“天啊,是佩雷斯!”我失声叫道。“没错,你看,又有一张脸不见了,下一个不是我就是你,反正我们谁也逃不掉。这里正好三张脸,是特地为我们三个准备的坟墓!”朴东植脸上露出了一丝哀怨。“佩雷斯还有生还的机会吗?”我略带伤感地问道。“我想他再也不没有机会和你一起踢足球了。现在,你最好关心一下你自己吧。”“那我们该怎么办?”“当然是反击了,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朴东植说得对,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那么我们第一步该怎么做?”我问道。“当然是从这个‘p凯瑟琳’入手!”

深圳第三代试管婴儿成功率有多高

临沂男科医院哪家好

新乡白癜风医院患者问询得了白癜风可以吃黄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