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割炬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郎咸平底特律破产震撼世界中国却有330个底特律危机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3:48 阅读: 来源:割炬厂家

郎咸平:底特律破产震撼世界 中国却有330个底特律危机

8月8日,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微博上表示,底特律破产事件震撼全世界,但是中国却有330个底特律危机。

8月8日,经济学家郎咸平在微博上表示,底特律破产事件震撼全世界,但是中国却有330个底特律危机。(推荐阅读>>>高盛:若中国信贷泡沫破裂或面临18.6万亿坏账)  据审计署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约有53%的地方政府债务将于2013年底前到期。今年初以来,安徽、浙江等多个省份均坦言集中还债的压力很大,而这种压力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存在。  郎咸平认为,底特律负债180亿美金宣布破产,可是审计署公布中国36个地级市负债3.85万亿,平均每个城市负债高达174亿美金。以此类推,中国总共有330个地级市,负债情况大致也是如此,也就是说中国可能有330个底特律危机。  地方债小知识:  什么是地方债?  全称为地方政府性债务,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地方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如地方政府债券)、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如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向企业举借的债务)、其他相关债务(指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经费补助事业单位等举借的债务。地方政府虽未提供担保,但如果债务单位出现债务危机,政府会承担救助责任)。  地方政府可以借债吗?  《预算法》规定,“除法律和国务院文件另有规定外,地方政府不得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但没有对其它举债行为进行禁止性约束。地方政府就通过组建融资平台公司的方式借债。目前,全国涉及地方债的融资平台公司有6000多家。  国家怎么管理地方债?  我国尚未出台统一的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制度。  地方政府借钱干什么?  主要用于市政建设、交通运输等公益性、基础设施项目的支出,但也有少部分被违规使用,如投入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甚至修建楼堂馆所或还旧债等。  谁把钱借给了地方政府?  主要有三方:银行、地方债券、其他单位和个人。银行一直是地方政府的“最大债主”。  地方政府靠什么还债?  土地出让收入一直是地方政府主要还债来源,还有债务单位的事业收入,如高校的学费收入、车辆通行费收入等。  审计地方债,审计什么?  四大审计重点:摸清债务规模、结构及增减变化;分清债务类型;分析债务偿还能力,揭示存在的风险隐患;债务管理中存在的突出问题等。  地方债会失控吗?  有关部门官员、专家均曾表示,地方政府性债务整体风险可控,但需防范局部地区和具体项目出现债务风险。  地方债亟需解决什么问题?  建立科学合理的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模式,解决地方政府的“差钱”问题;立法放开地方政府的举债权,设定合理的地方债务审核程序。  特别策划>>>地方政府性债务审计全面开展

地方债务“摸底”的四大盲区  面对经济的持续下滑,中央政府意识到有必要对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进行“摸底”。但即使这样的债务大摸底,也存在几大盲区。  首先,债务摸底无法控制债务规模的急骤上升。可以预期,本次全国地方债务大摸底,能将地方政府当前的债务状况大致算清楚,但却无法扭转地方政府举债的投资冲动。今年上半年我国的GDP增速为7.6%,已经步入中速增长时代。但仍有很多地方政府通过透支未来十几年财政收入,大肆举债投资的方式,将当地GDP推向两位数增长。在这样的背景下,地方政府的债务规模像滚雪球一样持续增大。  再者,地方政府“优质资产”变现并不那样容易。有学者认为中国地方政府掌握的资产不少,除了财政收入外,还掌握国企等优质资产。何况我国还有3万多亿外汇储备可以变现,用以偿还所欠债务。更有专家认为,我国地方债务的形成与西方国家存在区别,我国由基建等投入形成的实务资产,可以随时变现用以还债。而西方国家的负债则是为了清偿过去积累的债务。  但笔者认为,像公路、铁路、机场等基建设施要想变现相当困难,而国有优质资产变现亦不容易,主要就靠土地财政收入来偿还债务。但据财政部测算,2012年实际使用土地出让收益接近6000亿元。即使按美银美林的经济学家推测,中国地方债务约15至16万亿,每年光支付利息都要1万多亿。地方政府即使把卖地财政的净收入全部用于偿还债务,恐怕连利息都不够支付。至于抛售外汇储备用以还债,那更是荒谬,因为中国大量外汇储备主要购买了欧美国家债券,如果中国要将大量外储变现,欧美债券市场上恐怕无人能接下如此大的抛盘。  其三,虽然中央政府下决定对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进行“大摸底”,但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很难摸清。如今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不容小靓,一方面,政府拿财政收入替下属各部门之间债务隐性担保。另一方面,政府替辖区内的企业隐性担保,去年新余市政府为江西赛维LDK公司偿还债务,就是一个例子。最近无锡市政府为了挽救濒于破产的无锡尚德,向银行担保借款2至3亿元。这都是政府的隐性担保风险。一旦这些企业或下属部门出了问题,都要由地方政府财政买单。而这些隐性债务都是本次债务“摸底”所摸不出来的。  最后,金融风险叠加效应不容忽视。有人认为,我国地方政府服从中央政府的统一管理,在管理权限和财务上是不独立的,所以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破产”,即使地方政府出现问题,中央政府也会对其进行援救。但我们也要看到,目前我国金融业正在去杠杆化,决策层试图挤去房地产、影子银行等的泡沫,以及对产能过剩行业进行“去产能化”。如果银行信贷抽紧,影子银行又出现问题,地方政府很难再靠“借旧还新”来拖延到期债务,地方债务危机或将集中爆发,届时中央政府出手拯救一二家地方政府问题不大,但要救众多债务烧身的地方政府恐怕就力不从心了。(经济参考报)

地方债务负担下的新兴产业之困   当市场担忧地方政府和地方融资平台债务偿还能力的问题时,绝大多数注意力都放在了银行的贷款能否收回、融资平台发行的债券能否偿付上。但是,有一个并不那么直接的领域,市场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是在盈利数据的驱动下进行了选择性忽视。这个领域,就是一些与地方财政密切相关的新兴产业的应收账款与存货问题。  近几年,大量业务与地方财政密切相关的新兴产业公司登陆A股市场,如城市绿化、生态修复、环境保护、污染处理、市政建设等。在这之中,许多细分子行业的收入和净利润取得了非常高的增长速度,一般年化增速都在30%以上,甚至不少能达到50%到70%、乃至100%。在这种增长速度的刺激下,这些公司的估值都非常昂贵,PE估值一般在50到100倍左右,PB估值则一般在8到12倍之间。  由于这类公司多为新进上市,而上市的时候其净资产回报率又很高,导致它们募集的资金相较原来的净资产额比例非常高。如果考虑到上市新募集资金只能被给予1倍的PB估值,则它们的实际PB估值会比现在看到的更高。  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说,这类公司一般同时享受来自两个方面的利好。其一,这些细分产业多为新兴产业,在人均收入水平增加的时候,经济体对它们的需求呈现爆发性增长,如环保类行业就是其中的典型。其二,这些公司所处的行业集中度很低,同时竞争对手的市场占有率大多很小,使得有资金优势的上市公司可以快速进行全国性扩张。这两个因素导致这些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快速增加,估值也就达到了我们刚看到的地步。  但是,这种增长并不是毫无瑕疵的,一个巨大的问题来自于这些公司的客户太单一。虽然从表象上来看,它们的客户分布在全国,很多也分布在几个不完全相同的领域,比如生态修复等。但问题是,它们的款项基本都从地方政府和地方融资平台收来,最后的根本来源都是地方财政。看似多元化的收入来源,其实源头很单一。  在地方政府财政充裕的年代里,这种模式本身没有问题。事实上,在美国 ,地方政府债是评级最高的债券之一,地方政府的信用也不比大企业差。但是,在中国目前的地方政府债务负担严重、投资远超经济所需而回报率低下的时候,由于地方财政捉襟见肘,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支付企业现金的速度就慢于以往。这种单一的收入来源,就给这些新兴产业公司带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销售回款速度过慢。  销售回款过慢导致这些收入来源实际十分单一的新兴产业公司的经营净现金流入持续小于它们利润表中所反映出来的利润额,通常只有后者的70%上下。在这种现象持续发酵的情况下,这类公司的应收账款、长期应收账款、存货等项目就越变越大,而经营净现金净流入则很难得到改善。同时,由于承接业务越来越多,投资净现金流出难以得到控制,导致它们的自由现金流相较经营现金流更为难堪。  这种现象导致的结果就是,这些公司在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付款速度降低的情况下,有了越来越多的应收账款和存货,即其中一些的两项之和甚至与净资产数额相当、甚至更多,以及越来越少的流动现金和扩张潜力。  当然,目前基于地方财政收入的债务还没有出现明显的违约,这些公司的持续经营,以及依靠新兴产业自身的朝阳特性维持高于市场平均水平的回报率,仍然可以期待。但是,当这些公司的扩张能力因为应收账款和存货的拖累而停滞时,它们的盈利能力会较以往出现下降,它们的增长速度会降低。问题是,那时候,这些公司还能在资本市场上享有如此高的估值吗?  此外,这类新兴产业公司虽然依靠上市的力量,在自身所处的行业内属于龙头企业,但总体体量普遍较小,其与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的议价能力、以及落实回款的能力也远逊于其竞争对手,即大型国有企业、银行、公开发行的债券持有人等等,这从另一方面更加重了这类企业目前面临的问题。  中国需要新兴产业,新兴产业将来很长一段时间也仍将为投资者带来机会与希望。但是,当这其中的一些以财政收入为源头资金来源的企业,可能即将面临一个长达数年的困境时,我们是否应该思考一下,它们的股票估值是不是太高了呢?(中国证券报)

房地产还能当多久地方债的大救星  每到地方债务危机到了紧急关头,房地产总是成为最后的救星。最近多地房市出现了火烧连营的局面,其背后一个重要动因就是解救债务重重仍要举债“发展”的地方政府。此前,四月份地方债风暴一浪高过一浪,随着调控销声匿迹,房价一番暴涨,这种债务危机似乎又被化解了。然而,庞大的旧债利息支出不断增加,新债也在增加,地产还能充当地方债务救主多久呢?  有数据显示,按照政府近三年公开的债务保守估算,目前广东省债务超过8000亿元。这么大的债务,拿什么还钱呢,秘密早就公开化,卖地。2013年上半年,广东全省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完成1175.49亿元,同比增长85.21%。即使如此,广东省各地市还正加紧整备土地资源出让土地,多个新城快速问世,也均是以政府名义开发,才得以加速征收土地。如果这样造新城也算城镇化,付出的代价会非常大。  很多人将底特律破产看成单一产业依赖的失败,单一产业固然是底特律破产的重要根源,但是,不可否认,底特律破产更多的是地方债务不断膨胀。城市之所以产生规模效应,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城市能够提供大量的公共服务和有保障的制度,一旦城市债务增加无以增加公共福利,大量的城市居民可能就会撤走,原本居住在城市中的中产阶层开着汽车选择到城市的近郊或远郊居住,从而出现住宅郊区化和城市空心化的现象。税收减少福利支出减少,社会治安恶化,再导致公司和个人逃离底特律,从而造成更少的税收,这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底特律衰败,为我们大力推进城镇化提供最鲜活的教训材料。  对于地方卖地还债的指责,地方大员们也有苦衷,“2013年崇礼中国城市发展夏季论坛”上,与会嘉宾贵州(楼盘) 省龙里县县长罗俊指出:“我们龙里虽然小,但它是以工业为主体的县域经济,增值税的85%全部上交了,只有10%,你说我不去卖地我干嘛,这种就会带来两种迹象,第一种,你有卖地的可能卖地。现在房地产市场不行了,不准卖地了,我可能就不干实体经济了,那就干多少算多少,最好不当这县长。”基层官员卖地确实有各种各样的苦衷,问题在于,这种卖地,并非所有的城市都有市场,就算卖掉土地,各地可能也会出现很多鬼城。也许有人会说,现在看鬼城,在未来看可能就是新市中心。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问题是,为什么非要建造那么多超前的建筑呢?  围绕土地利益争夺也是越来越激烈,这些年来强拆房屋和强征土地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可谓数不胜数。在欧洲有句古语说居民的茅屋“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进”,而我们在大发展的时代,有多少房屋被黑夜拆掉,多少土地被强行圈走卖掉呢?几乎所有的地方官员都想借助土地塑造政绩,甚至有些官吏借机敛财,这样生出的超级债务,可能是我们经济最大的炸弹,虽然暂时可以靠房地产市场一时获救,但是,这样的债务定时炸弹并没有被拆掉,只是被一再延后。  为了摸清楚地方到底欠了多钱,7月27日,国务院下发特急明电,要对全国政府性债务进行审计。经过几天电视电话培训,从审计署到地方审计官员总动员,暂停手头所有项目,投入到这场声势浩大的地方债审计战役之中。可见,这次中央对于地方债非常重视。事实上,早在2011年初,审计署曾对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进行过审计。截至2010年底,除了54个县级政府没有政府性债务以外,三级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为10.7万亿元。而据审计署今年3月披露的数据,目前全国地方债总额约为15万亿~18万亿元,这意味着地方债务在2010~2012年间猛增了40%~68%。然而,有很多专家认为,地方债虽然很多,但都是良性的。问题在于,这种所谓的良性是在繁荣期估值的,特别是靠卖地和从房地产税费中获得的,这种模式的风险已经闹得全球皆知。  虽然我们无法具体预知这种靠卖地模式繁荣的地方经济如何终结,但是,这种土地市场泡沫已经成为中国制造的巨大阻力,也绑架并生成了房贷泡沫,这种连带效应出现,一张多米骨牌倒下,将会累计整个经济体系。我们应当切实关注这种风险,而不是将这种风险继续后移,直到无路可走。(观点地产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