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割炬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间借贷的历史和特点-【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8:45 阅读: 来源:割炬厂家

民间借贷是温州的传统。本地一家生产警具的民营企业星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陈时升向本刊记者回忆:“最早的形式叫‘呈会’。比如一个单位的科室里有20多个人,由一个最急需钱用的人来牵头。每月每人都拿出10块钱,把钱凑起来给需要用钱的人。领钱的顺序由所有人商量确定,不同的人每月会有不同的事,最后会排出一个资金领用表,牵头的人就排在这个表的第一位。所有人都轮过一遍后,‘呈会’就结束了。这和按揭买房有一些相似,但资金没有利息,大家都是平等的。一个科室也不大,最多20多个人,大家一年轮一次,有时候两年轮一次,最多一个轮回不超过5年时间。”

“呈会”是最原始的民间资金流动模式,也是温州民间金融的基础,它的基本特征是熟人网络、信用基础和资金的封闭式循环。后来“呈会”慢慢产生一些变种。“大约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五六岁的时候,家里人都会参与‘抬会’。有一年我家造房子,我母亲就搞了个‘抬会’。比方说,母亲每个月要拿出990块,第一笔钱就全部归她了。第二个月使用这笔钱的人,每个月要拿出980块。轮到最后一个人是不等用钱的,他每个月交的钱也最少,最后一次性把钱拿回来,也挺划算。”温州民间资本投资中心董事长黄伟建对本刊记者说。但这种以熟人互助为主的私人拆借与陈时升他们的科室互助相比,已经有了一个最大的差别——资金以一种隐性的方式产生利息。“每个参与的人,付出的资金量不同。紧张用钱的人,出最多,也得到最优先使用资金的权利。”

民间资金的互助方式会随着民间资本量的增加而逐渐改变。上世纪80年代,温州的中小企业开始起步。“80年代的时候,我国外资奇缺。那时候,我哥哥李中方在香港经营香港东方国际推销有限公司。1988年他回来探亲,发现温州产的打火机不错,就搞了6万个去香港。于是香港的半个市场就布满了温州打火机。又因为香港是个国际化的地方,很快打火机就打入了国际市场。我们厂子从此以后就不仅收购别人的打火机,还自己制造打火机。90年代的时候打火机利润很高,一个打火机两三块钱,一个20万的订单我就能赚将近100万元。5万个左右打火机的订单一年能接到十次八次。所以当时温州生产打火机的厂家都围着我们厂子转,都愿意把最新最好的款式拿到我们这里来。打开国外市场的时候,是我们这个行业利润最好的时候,利润达到50%甚至100%都会有。在这个行业,温州每年都有好几个百万富翁。”当地一家生产打火机的民营企业、东方轻工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中坚对本刊记者回忆。

随着中小企业的财富积累,民间的资金流动呈现一种专业化的分工趋势。在双方的资金联系中,借方贷方截然分开,不再分享资金的使用权,而是以资金的利息作为联系纽带。陈时升告诉本刊记者,随着温州中小企业的发展,民间资金开始主要为企业头寸的调整服务。“我有时候也会去朋友那里借钱。我们投资公司的股东也会把钱拆借给别人,还钱的时候要给比银行稍高一些的利息。”黄伟建则对本刊记者解释,“一般企业的融资方式包括两种,一是债权方式,一是股权方式。一个企业正常发展应该采取股权的方式,缺款的部分可以发展成几位股东,但在温州,缺款的部分是用借贷的钱来顶上。”一个数据可以证明,在民营经济最早起步的温州,债权方式的融资远超过股权方式。“中国民营经济最发达的两个城市,是福建泉州和浙江温州。在泉州,上市的中小企业有60多家。但在温州,这个比例只占到1/6。”黄伟建说。

温州人更喜欢以债权方式融资,这与当地的企业特质有很大关系。“温州人有个两个特点,就是‘独来独往’与‘互相交流’。”李中坚以企业生产的打火机为例向本刊记者介绍,“打火机比较复杂,里面有60多个零件,如果这些全部自己做,那么在80年代刚起家的时候,投资200万元也做不出来。所以我们有分工合作,有一家做模具,有一家做电镀,有一家做机械,最后是产品合作,资金不合作。20多家以股权合作的形式凑在一起,我们还没有一个文明的管理方式,比如对购买一套设备,各个方面难以达到一个共识。在温州小企业居多,没有必要把精力浪费在这种达成共识的过程中去的。”

民间借贷看起来是一种既能快速获得资金,又能保证企业经营效率的模式——它在时间上非常灵活。“获得银行贷款需要很长的申请时间。从申请、授信、审批到放贷,短则10天,长则一个月。而像这种投资愿望都是临时做出的决定,大家都会想到临时借用,一周半个月,还回去,成本也不会很高。民间借款大多是没有时限的,短期拆借甚至可以以天计算。”陈时升对本刊记者说。

民间借贷的另一个特点是在形式上的灵活。“企业在打时间差。一笔2000万元的贷款,他希望分成几笔,比如500万元一笔,分4期从银行获得。对于现金流都不太充裕的中小企业来说,一次贷款2000万元的财务成本,要高于分批次贷款。如果把2000万元拆成4笔,第一个500万元一还清,第二个500万就批下来了。企业只有500万元的现金放在银行,资金却能滚动起来。但银行不喜欢把资金拆得太小。比如一个支行,贷款的规模有10个亿,它可以找10个优质的企业。银行实施管理需要成本,如果放贷给许多小企业,银行就要有足够的管控能力。大企业资产优良,经营良好,非常容易监控。贷款给它们比分散贷给小企业要容易管理得多。”陈时升对本刊记者说,中小企业对贷款资金的细碎化要求,正好对应本就是集腋成裘的民间资金的特性。

但这些优势也是它的风险所在——为满足实用性,民间借贷牺牲了契约的完整性。借款因为是基于一种人情关系,所以很可能借钱的人家里急用钱,又随时把借款收回。这条环环相扣的资金链条庞大却脆弱,它利用的是所有参与这场逐利游戏的个体使用资金的时间差。信心是游戏根本——一旦信心丧失,所有人都害怕有限的资金被别人拿走,同时提款,形成挤兑,资金使用的时间差就丧失掉了。民间挤兑之后,你愿意给再高的利息,也没有人愿意把钱借给你。即便民间还有庞大的存量资金,都无法补充进这个已经出现缺口的链条中。“这是一个信心的问题。”黄伟建说。

战秦无限破解版

一刀传世破天服

将魂三国九游版

料理次元